“比疫情更糟糕”?这项抗议让西方多国首都陷入混乱-凯发国际ag

凯发国际ag-凯发体育网
新闻资讯   “比疫情更糟糕”?这项抗议让西方多国首都陷入混乱
1
趸船施工现场
趸船施工现场
浏览:176
2
土建工程
土建工程
浏览:100
3
土建工程
土建工程
浏览:105
4
一线海景酒店工程
一线海景酒店工
浏览:236
5
土建工程
土建工程
浏览:160
6
港口与航道工程
港口与航道工程
浏览:159
7
土建工程
土建工程
浏览:104
8
土建
土建
浏览:107
9
大型船舶上岸施工现场
大型船舶上岸施
浏览:182
10
混凝土艺术工程
混凝土艺术工程
浏览:167
11
放鸡岛高脚木屋别墅工程
放鸡岛高脚木屋
浏览:248
12
土建工程施工现场
土建工程施工现
浏览:149
 
“比疫情更糟糕”?这项抗议让西方多国首都陷入混乱
发布时间:2022-02-14  浏览次数:
 

“比疫情更糟糕”?这项抗议让西方多国首都陷入混乱

  • 来源:
  • 作者:陈奕凯
  • 时间:2022-02-14 08:47:03
 

  “自由车队”抗议活动正在西方多国上演。

  抗议活动因加拿大政府的疫苗强制令而起。该国政府要求穿越美国-加拿大边境的卡车司机接种疫苗,否则无法通行。对规定不满的卡车司机组成所谓“自由车队”进入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市中心抗议。

  过去两周,“自由车队”抗议活动愈演愈烈,不仅渥太华市中心被抗议者封锁,美国-加拿大边境多个重要贸易通道也遭到抗议者围堵。美、加两国贸易密切的汽车工业被迫减产。包括总理特鲁多在内的加拿大政治人士被指“应对迟缓”。

  西方多国反防疫措施人士受到“自由车队”的“启发”,也发起了封锁首都街道、国会等重点区域的抗议活动。继加拿大之后,新西兰、法国、荷兰等国相继遭遇“自由车队”抗议。有迹象表明,美国也有类似抗议活动正在酝酿中。

  渥太华商户:“抗议车队比疫情更糟糕”

  据法新社报道,一些加拿大首都渥太华的店主们表示,他们正准备迎接疫情防控措施的放松,没想到“自由车队”来了,这些抗议者对生意的影响比疫情更严重。

  此前,渥太华解除了对餐馆、酒吧及其他商店的防疫限制。当地一家服装和珠宝店的店主kiryakos称,商户们对大批顾客涌入渥太华的主要购物和文化区感到非常兴奋,该区域再次充满了活力。

  然而,自1月底以来,约数千至上万名抗议者和数百辆卡车封锁渥太华市中心区域。警方在抗议区域设置了检查站,政府官员警告民众不要冒险进入封锁地区,市中心商店面临客流枯竭的困境。

  目前,渥太华市中心的大多数商店已经暂停营业。仍在继续营业的商店也缩减了营业时间。一项法新社的调查显示,每家商店的平均日亏损达数千美元,当地商业协会警告称,这些商店的每日总亏损可能超过数千万美元。

  “这些抗议车队比疫情更糟糕。”kiryakos说。她说:“我们曾期待防疫封锁解除后的人流量会激增,但这些抗议活动以一种更糟糕的方式延长了封锁时间。”2月10日一整天,kiryakos的商店一个顾客也没有。

  渥太华最大的商场“里多中心”已经关闭了两周。该商场运营方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抗议者骚扰商场员工,进入商场时拒绝佩戴口罩,出于安全因素考虑,商场选择关闭;该商场175家商户的数千名员工目前失去了收入来源,情况令人心碎。

  反“自由车队”运动的鲍比·拉姆塞来到加拿大国会大厦跟前呼吁,由于抗议活动带来困难和经济损失,他决定站出来代表商户们发声,“我来到这里,为我们的社区呼吁,非常恭敬地请求‘自由车队’离开。”鲍比说。

  口岸遭抗议者封锁,美加汽车工业被迫减产

  温莎-底特律口岸是北美最繁忙的国际贸易通道,连接加拿大温莎市和美国著名的“汽车城”底特律市。据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数据,每天有超过4万名通勤者、游客和卡车司机携带价值3.23亿美元的货物通过温莎-底特律口岸。

  自2月7日起,“自由车队”抗议者用重型卡车、厢式货车和小汽车封锁了温莎-底特律口岸的关键通道大使桥(the ambassador bridge)。这座桥梁的总长度2886米,为世界上最大的跨国悬索桥。

  据估计,每日有价值约1亿美元的汽车工业相关货物通过大使桥在美加两国间流通。温莎-底特律口岸遭到抗议者封锁后,运输钢铁、铝和汽车零部件的主要交通线路被迫关闭,美、加两国的汽车工业均受影响。

  据《纽约时报》报道,由于零部件和原材料短缺,福特、通用、本田和丰田等汽车生产商在美国密歇根州(底特律市所在的州)和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几家工厂均削减了产量。

  密歇根州州长格雷琴·惠特默请求加拿大官员尽快采取措施恢复美加交通线路。“他们(加拿大政府)必须采取一切必要和适当的措施,立即安全地重新开放交通,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发展经济。”惠特默在2月10日的一份声明中说。

  “两国边境口岸封锁的时间越长,经济受到的损害就越严重,不仅是汽车工业受到影响,依赖汽车工业薪水生活的当地居民亦是如此。”《纽约时报》称,在目前的情况下,大公司的员工尚能获得正常工资的一部分,小公司的员工通常得不到薪水。

  密歇根州的经济分析人士估计,汽车制造商、零部件供应商以及运输和物流行业的工人,在受口岸封锁影响的一周内,共计损失约5100万美元。

  除了温莎-底特律口岸,加拿大的抗议者还封锁了另外3个口岸,分别是安大略省的萨尼亚口岸、马尼托巴省的爱默生口岸和阿尔伯塔省的库茨口岸。

  加拿大警方开始行动,有抗议者遭逮捕

  2月12日,温莎市警方逮捕了一名参与封锁大使桥的27岁男子,罪名与非法示威活动有关。这是加拿大警方首次对美加边境的“自由车队”抗议者实施逮捕。

  据“底特律新闻”报道,加拿大警方执行加拿大法官的命令,从2月12日上午就开始驱散封锁大使桥的抗议者。当天上午,警察队伍开始向抗议者进发,同时,部分抗议者选择挪动他们的卡车离开。

  渥太华警方2月9日发表声明警告抗议者可能遭到大规模逮捕,但截至目前渥太华警方尚未付诸行动。该声明称,如果渥太华和美加边境主要口岸的封锁持续,抗议者可能面临大规模逮捕。

  “占领市中心的非法活动导致当地居民无法正常使用、享受或经营自己的财产。”渥太华警方警告抗议者称,“你们必须立即停止进一步的非法活动,否则将面临指控。”

  随着抗议活动愈演愈烈,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被指“应对迟缓,令人失望”。在此轮抗议活动开始之初,特鲁多很少对抗议活动发声,但他在2月11日的讲话中表现出了强硬立场,他宣布,“这种非法活动必须结束。”

  《纽约时报》的一篇专栏分析称,特鲁多起初对抗议活动保持“克制”态度,这背后是加拿大脆弱的政治平衡。特鲁多领导的政府“不受欢迎”,而他的右翼竞争对手正在公开尝试走民粹主义路线。因此特鲁多对抗议活动保持“克制”,以免引火烧身,把抗议演变为针对他个人的示威。

  基于和特鲁多相同的考虑,一些加拿大省份的领导人起初不让警方介入处置抗议活动,一些加拿大保守党的政治人士起初试图支持这些抗议活动,《纽约时报》称,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三周,公众蒙受了经济和日常生活方面的损失,抗议活动变得不受欢迎,政治人士才开始呼吁抗议者“回家去”。

  西方多国首都遭遇“自由车队”抗议

  在看到加拿大“自由车队”抗议让加拿大首都、边境口岸陷入瘫痪后,西方多个国家的反防疫措施人士开始仿效该抗议活动。

  自2月8日起,在新西兰首都惠灵顿,数千名抗议者用车辆和帐篷封锁了新西兰国会大厦周围的主要道路,以此示威反对该国疫苗强制令和出行限制等防疫政策。在新西兰,医疗、教育、看护等行业的从业者必须接种新冠疫苗,否则可能会遭到解雇。

  “杰辛达(指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背弃了我们,”一名自称戴夫的抗议者对路透社说,“新西兰人不蠢,这些强制令和限制,正在让我们失去工作和生命。”

  2月10日,阿德恩发表讲话表示,“每个新西兰人都有抗议的权利,但是抗议不应该影响其他人的正常生活”;“警方要驱逐抗议者”。当日,新西兰警方强制驱离国会大厦周围的抗议者,清理了抗议者搭建的营地,并逮捕了120人。

  在新西兰警方2月10日的行动过后,仍有数百名抗议者回到国会大厦周围继续抗议。随后,新西兰警方采取向抗议者的营地洒水,用音响系统循环播放防疫信息和过时的流行音乐等手段试图驱散抗议者。这些抗议者则用挖排水渠等手段作为回应。

  在欧洲,法国首都巴黎、荷兰中央政府所在地海牙均遭遇了“自由车队”抗议。2月12日,抗议车队绕过外围检查站进入巴黎市中心,引发了巴黎地标凯旋门附近的交通混乱。随后,法国警察在香榭丽舍大道向抗议者发射了催泪弹。

  同样在2月12日,一支由荷兰全国各地车辆组成的车队驶入海牙市中心,一度造成交通瘫痪,数百辆汽车一度封锁了荷兰政府外围的道路。据荷兰anp通讯社报道,荷兰警方要求抗议者在下午三点前离开,否则将遭到逮捕。随后,多数抗议者离开,但少数抗议者与警方发生冲突,至少有两人被捕。

  有迹象表明,在美国,与“自由车队”类似的抗议活动也在酝酿中。据《洛杉矶时报》2月10日报道,连日来,美国的一些卡车司机在社交媒体上使用“自由卡车司机2022”的话题标签进行交流,他们可能组织一个从加利福尼亚州开往华盛顿特区的抗议车队。

原标题:“比疫情更糟糕”?这项抗议让西方多国首都陷入混乱

 
责任编辑:吴婵
 
上一篇:“最快的冰”,这样造→   下一篇: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